Monotheism

大都花屬惜花人。


要翻臉大家來翻。(要罵人只好請你們輸密碼了囧)

Category: ♠J家通吃事務所 KAT-TUN勝運團   Tags: ---
(以下真的有非常多的情緒性字眼,我再次提醒你)
(然後畢竟每個人擔的方式都不一樣,以下正文各個部分針對不一,可能只是一個人或者兩個人或者整團,請不要隨意對號入座,如果是因為這樣來跟我抗議的話,絕對不會理你,請放心)
(這就是我的心情不管你認不認同,想要筆戰也絕對不奉陪)



剛把雜誌做完報告完,本來想把極道電影包場repo補完,但是,沒心情了。

這麼輕快溫馨的BGM也不適用了,換掉。 


是不想玩了嗎?
是覺得是不是團沒差了嗎?

SOLO,開心嗎?

很幸福、想要灑小花、想要全包,這些話,再也說不出口了。

把人逼到這樣,他媽的事務所算你狠。


不要了。
我在想是不是不要了。
為了這團在這一年所累積起來的情緒性文字很多,滿滿的一大篇又一大篇再一大篇,全鎖在後台。
美其名是不想影響大家心情,事實上是連自己也不想接受吧!

怎麼會變成這樣?

人呢?團呢?責任感呢?說好的跟著你們呢?

看不見未來、看不見前途、就連有努力的你都快要被淹沒的現實,你要我跟誰?
身為放的我應該跟誰?

不是我拋棄你們,是那邊先放棄了以團為基礎擔起的我。

是你們先不要的。

像這樣的放,已經不需要了吧?
也活的好好的不是嗎?
如果那就是你們所認為的「現況」的話。

現實,現實到底是什麼?
我只知道適應不良這個藉口去你媽的有夠爛。

那個「適應不良」的你到底適應了多久?
我等人等到這樣的結果,我在想,是我看走眼了嗎?

雖然對自己的決定並不後悔,那時的心情,一輩子也不想否定。

只是,只是,再也無法體諒你了。

體諒的心情沒有了,不見了,莎唷拉娜。

「My pace」什麼的、「很有個性」什麼的、「做自己」什麼的,我是為了這個才擔的嗎?

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歡了呀。
喜歡的時候,「My pace」什麼的、「很有個性」什麼的,一開始喜歡的時候,就知道了嗎?

不知道呀。

就算不知道,也還是喜歡上了。

有個性,個性又如何,我也有個性啊。
喜歡一個人就要喜歡上他的全部?

為什麼?

那些不負責任的行為、不負責任的言語、沒有自覺的這些,為什麼我要接受?

我是放,我又不是你媽。

可以包容,但是怎麼會是無底線的包容?
可以體諒,但是怎麼會是無止限的體諒?

身為放,不該讓包容和體諒成為一切。

包容和體諒難道是放的工作嗎?

就算不是偶像、不是藝人、不是傑尼斯,單單做為一個男人,即使是這樣,也還是想問,你憑什麼站在那裡?

為什麼能站在那裡?

真的有想過嗎?
真的有思考過嗎?

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能不能,認真負責的從頭堅持到最後。
能不能,所謂「要給放看到最真實的自我」就免了。
能不能,一點點也好,想想你的放是為了什麼願意花這些時間來看你。

能不能,認真思考一下什麼是「偶像」。
能不能,認真思考一下什麼是「傑尼斯」。

因為,人生中不會總是有爺爺給你機會。
因為,人生中不會總是有巧合。

因為,想想到目前一切,所有不喜歡的、所厭惡的,你有幾次真的倖免了?

如果我行我素也不能改變這些,那你到底在努力什麼?

你的努力,都是在努力些什麼?

怎樣的努力能讓人連一點尊敬的感覺都沒有?
怎樣的努力能讓人除了「魅力」之外找不出其他要你的理由?

那些你所討厭的,不明明是你所需要的嗎?

不喜歡被稱做偶像,可惜的是,就連歌手還是藝人,我也無法這樣稱呼你。

連在偶像前冠上「傑尼斯」三個字,坦白說,現在的我會猶豫的。


當下面的小朋友為了資源分配正在拼命的時候,這個握著一大堆資源的大前輩,讓他們看見的會是榮耀還是揮霍?

傑尼斯的某某君。


「做自己」這件事,是需要拿出來標舉的事嗎?
「做自己」這件事,是需要被誇獎的嗎?
「做自己」這件事,是需要犧牲一切拼命去做才能得到的嗎?
「做自己」這件事,是會給別人帶來困擾的嗎?

為什麼只有你的「做自己」,真的讓別人感到困擾了?


如果你無法理解我此時的激動,我想那是因為即使是放,我們走的路並不一致。
就好像很多人無法理解我把海賊帆控當寶,看的比出道控還重要。

對我來說重點不在曲順如何、排場如何、場景如何、他們掌握的速度如何。

僅僅是因為那是我最開心最快樂的一段最美好的時光。

那是一場把他們展翅飛翔前蓄勢待發的一切給保留下來的演唱會。

那是一場把他們未成熟的衝勁完整保留下來的演唱會。

還沒完全成熟的心靈唱著一首又一首歌曲,跳著不整齊的舞步露出笑容揮揮手,一場又一場演唱會過去,悄悄的跨過100場的記錄,時間無聲無息的溜走。

滿場的熱情蒸騰出他們一身的汗。

但即使如此,忘不了的,是那六雙閃著光亮的眼睛,六張被強光打的晶亮的臉龐。

那時候,他們的眼神中沒有迷茫沒有失落沒有無奈沒有彷徨沒有空洞。
那時候,我真的看得見他們六個人所期望的未來。

那個時候,即使沒有風,這艘船上的帆依然昂揚足以破浪而行。

你要說我腦袋是破洞了嘛這麼糟糕的團體也能出道也無所謂,那個時空裡,所有的不足不在討論範圍。

帶著笑容說即使不能以CD形式出道也早有覺悟的你。
帶著傻笑說因為成年了所以想要喝酒,咕嚕咕嚕的灌下去又全部吐出來的你。
明明壓力很大卻選擇很難跳的前輩舞蹈的你。
溫柔的另外做了一套衣服送給伴舞的yuto的你。
滿天白雪紛飛下唱著自己嘗試著做的曲子的你。
衣服上雜七雜八用太多結果變得很重還是努力的跳著舞的你。


從來沒有忘記過。


所有的曲順一清二楚。
Gold後面接的是 Le Ciel就不會是Fight All Night。

為什麼記的這麼清楚?

因為就在這一次的演唱會中他們將自己最美好最完整最認真的自己表達無遺,於是造就了在我心中這最美的一次繁華。
從聲音到舞蹈到手勢到唱歌的人的背景,清晰依舊,宛然若現。
雖然緊張,卻一點都不怯場。

那樣大無畏的、勇往直前的神情。


所以有了比什麼都真實的回憶。

是最想保護的回憶。


直至今日依然不敢稱自己成熟。
因為知道自己不夠成熟,所以不會說凡事都請向前看的話。
我只是普通的放,當我覺得失去力量的時候,也是會想尋求過去的回憶的支援。

即使在變化重重之後的現在,即使在人事已非的現在,那樣的過往依然佇立在心頭,悄悄的靜靜的溫暖那些一度被遺忘的角落。


說過的,即使五人的團也還是團,這點在心中至今未變。
因為人數不是身為一個團的一切,重要的是彼此相繫的心。

可惜,拼圖仍缺了一塊。

而你們就這樣繼續的忙碌。

這之中有放消失了、離開了、冷淡了。
他們啓程前往另外一條能讓他們更感到幸福的道路。
我想這也許不是壞事,因為這讓我們留下來的人,把彼此的手握得更緊了。

看不見某人的一個半年都在等,更何況是你們就在眼前的每一天。

有人對我說過:
「推他們向前的是我們,想拉回到過去的是我們」

「我知道責任不只是我們自己」

「但是我有時候真的會悔恨」


難道這就是放的原罪嗎?

只因為我們知道最初的他們,所以就必須接受改變之後的衝擊?


但是我現在清醒了。

一切的一切,肇始於出道前,正因為是那時候就踏進的這個圈子,那時候就看著的這六個人。
所以現在的自己才會那麼衝動,那麼憤怒。

出道是一條巨大的鴻溝,它□亙在放與偶像面前,使得我們的距離更加的遙遠。
因為最初我們相遇的時候,我不過是個歌迷,他們不過是個歌手。
出道的正式宣布,讓我們的立場為之一變,我不過是個消費者,雖然我兼具放的身分。

那個時候的那個場所,演唱會不僅僅只是演唱會,它還是他們跟放對話的唯一方式,為的是沒有發行CD,能讓台下的人好好記住歌曲記住KAT-TUN的機會只在這短短幾個小時中。

藉由歌聲傳達的,就是那樣直接的自我表白的心意。
那樣開心的臉龐是騙不了人的。

等到出道之後,演唱會的存在意義開始加進了雜質。


一度我以為商業化不耐最嚴重的其實是自己。


無法現實,無法妥協。
無法忍受用金錢換取快樂而一分分的傷害了當初單純的心

這些都是當初我所沒預料到的。

因為沒有心理準備,所以眼睜睜看見那樣的光采黯淡下去的時候,不免慌張,但更多的是無能為力。

身為放能做的都做過了,努力的去推你們上頂點,在低潮的時候陪你們走過,你們感動我們就跟著掉淚。

出道前的巨蛋控,最後一首的Precious One,那樣的滿面糾結,是我第一次看見你們在放前掉淚。
那時的眼淚代表的究竟是終於出道了的實感還是長久以來的等待終於有了結果的安慰,我並不清楚。

因為身為放,我所能做的,也就是在你們哭得越傷心的時候,更大聲的呼喊你們的名字而已。

這樣反反覆覆來來去去也走到了今天。


可是,你們的極限就在這裡了吧?

商業化也無所謂了吧?


原來比我還要寂寞還要不能忍耐的人是你。


再怎樣說著感謝感謝,可是事到如今就是傳不到我心裡了。

要怎樣才能去擔一個把團當作是賣點卻連夥伴都不怎麼成的團呢?

朋友,是吧。
家人,也許吧。
同事,當然是。

但是沒辦法,沒辦法把心交給一個只相信自己力量的團。

自己如果連腳步都站不穩的話,真正的夥伴是不會出現的。

只靠自己一個人就想要完成一切,不知道該說太天真還是太自負。
如果人生有那麼簡單就好了。


為什麼這個環境如此令人難以忍耐?
想過嗎?

不過就是無法相信吧?

一個人做不來的事,為什麼一定都要自己去承擔?
一直背負著受害者的身分,有趣嗎?

有用嗎?

身為一個團體的意義何在?
每個人都覺得靠自己就好了那要團幹嘛?


長久以來,KAT-TUN為什麼要是KAT-TUN,知道嗎?

把自己變成一匹狼,各自尋求,自我療傷,是不會好的快的。


我就是放,就算改變了,也是改變了的放。
沒有辦法,站在原地,靜靜看著,一次又一次,即使受傷了,也不想改變現狀的你們。


就算被怎樣取笑、被怎樣諷刺、被怎樣鄙視,選擇不改變現狀的你,我沒辦法接受。


一直、一直都是「盡力就好了」「某某只要做好某某就可以了」。

那你的演藝事業也給我「可以了」好了!

如果是知道無奈的話、知道難過的話、知道不甘心的話,就會想辦法去改變的。
很無奈、很無奈放也幫不上什麼忙。

能幫你自己的不是只有自己嗎?


「因為KAT-TUN就是這樣」、「因為這樣才是KAT-TUN」、「因為不這樣就不是KAT-TUN」......

夠了沒?
說夠了沒?



保有自我固然是很重要非常重要的事,但並不等於一樣一樣的都要去反抗,都要站在相對的立場。

什麼都不想放棄、什麼都想要、結果犧牲的比原來更多。

誰都沒有贏,連放都拖下水,這樣的結果,是三輸的局面。

沒有獨自承擔的帥氣,卻多了幼稚任性的罪名。

不覺得你們了不起,一分分在減少的,其實是敢於面對挑戰的勇氣。



頂著「傑尼斯偶像」的光環,卻在做沒有「偶像」自覺的事。
那麼急於否認偶像的名號,請問那是事實嗎?

如果是的話,請把它還給回來。

把「傑尼斯」三個字還回來。

然後問問自己是不是還能大無畏的,無後顧之憂的站在這裡。

事務所所做的決定不是每個都值得稱許值得效法,長久以來的暗□名號不是假的。
爺爺奶奶的名號往往會出現在每個可能的角落。

但是,即使如此,這三個字並不是一個人能夠承擔的起的。
這三個字代表很多很多很多人。

有很多人在你前面,更多的小朋友在你後面,至今他們提起你的名字仍面有喜色。

你所不想要的,視為枷鎖的這個東西,卻是他們和他們的放最珍惜的寶物。
即使是現在,我也不想否定曾經那麼篤定的自己。
而你,卻是那麼快的把它忘了。

說不要了,又無法放下,自己為難自己。
不想被這樣肯定,但我們卻是這樣的認識你。


如履薄冰的,眼前青春換來的道路;難以直視的,來時歲月建起的高牆。

侷限清楚可見。

這樣的工作要撐多久?又可以撐多久?


所謂「傑尼斯最終兵器」,你們的任務,是什麼?



無法勉強,現在的我,看見新單的消息已經失去了期待。
再也不覺得喜□,何況幸福?
每看一次,刺痛就多一次,這樣的心情,還要忍耐多久?


當悸動的感覺漸漸消失、當我罵粗話的次數越來越多、當擔心終於超過了安心、當皺眉的次數大於展顏的次數的時候、

我身為放的快樂到哪去了?


如果有人想「你不習慣是你家的事」、「你不爽就不要擔啊」

要說我任性也可以,因為心態上還是不覺得自己能夠棄擔,我只想,順我自己自然的走下去。
說棄就棄的話那我也太豁達。

只是並不是身為放就一定要是一個「接受一切」的放,至少,我放棄了擁抱全部的他們。

無法欺騙自己。



新單不會去買的。
演唱會DVD現在還沒買但是機率應該也不高。
寫真集學年曆到此為止。
SHOP照停了一段日子了。


過去的歲月現在看起來是這麼長遠的一條道路,但如果有一天,如果真有那一天,
別離的界線就近在眼前的話,我並不想掙扎。


這就是真心話。


打完收工,親友可以當作被瘋狗咬到就好,不必在意XD
反正我已經對某人嘶吼過了(喂)

Comments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好久不見
怎麼每次浮出來都是這種氣氛的狀況呢...
我覺得我懂你的意思
事實上現在對於他們或是他們的某人
我已經處於一種幾乎心灰意冷, 但卻掙扎著不想放開最後的幾根指頭的心態
已經可以說是不想理會他們, 可是節目上看到實還是忍不住有點CARE偷偷觀察他們的狀況
但是, 很熱情的去下載節目歌曲或是查看新雜誌的照片之類的, 已經都不會了
真的, 如今在整團中我唯一比較遺憾覺得可惜的也只剩下一個傢伙了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Leave a Comment

自我介紹

Ying

Author:Ying
2004~2010 一腳踏入 J 家世界
主擔 KAT-TUN 、副擔 ARASHI

堅持放跟 idol 一樣重要
大家各有本事無可取代

樂團美劇遊戲各沾一些,基本是宅宅走向(?)

文章分類
每月文章彙整
 
訪問人數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本館搜尋
 
 
 
 
訪客分析